重重的呼吸带着近乎让人灼伤的热度,在他脖颈处叹息着,像将醒未醒的嘟囔,又像欲仙欲死的呻吟。
他全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,忽地感觉到一条滚烫的舌头舔过他的脖子,然后用力咬了下去。
他非常配合地扬起了头,当场窒息在那里。

关于配菜太咸

我太感动了。

昨晚看完了查无此人。在微博发了一些感慨。

我说配菜太咸的写作手法跟我自己的码字习惯有一点相似。我们都喜欢跳跃。

描写的时候场景跳跃会有些大。可以从此时此刻喝着咖啡,一下跳到多少日前发生了什么,又或者到多少年前发生了什么,然后不慌不忙又回到现实原点。

非常的随性。我也这样,所以我非常,非常喜欢。

【两个人的关系一直不温不火。就好像直到庄雪吻了陈海天的那一刻,陈海天才发现自己有多喜欢庄雪,有多渴望得到他。我也是。一直漫无目的的翻看,开始就只觉得这文不需要动脑子,只能用来消磨时间,突然在某一刻就深陷进去了。不温不火,循序渐进。】

【于是我今天就在说,想去台湾看看。并不是想去...

魏婴,回来看看姐

彩衣镇一如既往地热闹非凡,河道里挤满了船只,又到了枇杷盛产的季节,船只上篓篓筐筐全是黄金般、圆滚滚的枇杷,来来往往的船只上花卉蔬果样样都有。

魏无羡支起手撑着下巴,一脸兴趣昂然地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水上市场。此时他正坐在一家酒肆里,酒肆临河而建,窗外就是河道,店里店外都热闹不已。时隔一年,他与蓝忘机又回到姑苏蓝氏,只可惜蓝忘机与他兄长总有谈不尽的事,他便独自游荡到了彩衣镇,喝喝小酒,等待他的到来。

他跟蓝忘机在外云游一年,多数时候都是两个人安安静静地走过一处又一处,已经许久没有在这样的闹市停留了。他跟老板要了两坛酒,一盘花生米,一个人坐了好一阵,看着彩衣镇的光景,人们又笑又闹,只觉心里也跟着...

清风室

云深不知处还是一如既往的静谧,屋外只有偶尔几声虫鸣鸟叫,微风佛过时还能听见树叶的沙沙声,宁静得让人觉得仿佛置身于人间仙境。但又有谁不认为云深不知处本就是人间仙境呢,山静人静,一派寂寥。

不知是不是因为起得早,连一向聒噪不已的魏无羡都难得的安静了下来。他打了个呵欠,软软地靠在软榻上,背后垫了两三个枕头,榻上摆着一个方桌,上面零零散散的铺着宣纸。

“啊……好无聊。”他心道,放下了手中的毛笔,拿起被自己画满符咒的宣纸,一边欣赏一边琢磨着该加些什么笔画。短短半个时辰不到,他已经画了数十张符咒,但魏无羡毕竟是魏无羡,这用来消磨时间的事情必定是坚持不久的。他重新抽出一张空白的宣纸,涂涂画画开始描起了蓝...

夏日的西瓜

“Ai——Ki——Ya——Ma——”

带有点僵硬的声音来自坐在门前,望着天边张嘴直叫的伏见猿比古,他赤着脚盘着腿坐着,身边是从冰箱里拿出来的,切好冰冻好的西瓜。赤红的果肉跟他雪白的脚踝形成鲜明对比,伴着蝉鸣,一眼看去,竟觉得炎炎夏日也凉快了几分。

“Hi——Mo——Ri——”

伏见慢吞吞的喊着,然后低头拿起了一块西瓜张嘴就啃,刺骨的冰凉让他忍不住颤了颤,觉得牙齿都要被冻木了。冰得有些发硬的西瓜在伏见温热的口腔中渐渐融化,适应了冰冷的温度后,伏见开始一口一口吃着西瓜,不再说话。

他转了转头,眼前是这间屋子的大院,古老的大树上传来吱吱响,蝉鸣声从天亮时分起就没有停过,树皮老得一片片裂开,却...

【秋伏】么么哒

伏见刚洗完澡出来,脖子上挂了条深色毛巾,衬得肌肤更是白皙。也许是浴室温度太高,认真看去还能看见热气从伏见身上冒出,像是新鲜出炉的(小鲜肉)。

看见秋山坐在沙发上发呆,伏见开口道,“在做什么?”

闻声抬头,秋山温婉一笑,“过来。”

没有丝毫犹豫,伏见踏步走了过去,因为移动引起的轻风吹散了他身上的热气。还有一步之遥时,秋山抬手握着伏见的手腕,一个使劲就把他拉进了自己怀里。

因为这突然的动作,伏见只来得及抬起一只腿,膝盖瞬间陷入秋山两腿之间的沙发里。几乎同时,上半身砸在秋山胸前,发出不小的冲撞声,有点疼,但他没有出声。

秋山一手握着伏见的手腕,左手搂住他的纤纤细腰,鼻息间全是伏见刚出浴的味...

故事

我是一个很容易被感动的人。是一个很容易就被触动的人。

今天看完了一个故事,文字虽然结束,生活并没有。

现在乱成一遭。像失恋一样。

我有很多想说,但是现在心乱如麻完全没有办法理清情绪。


愿你被岁月温柔以待。

伏见猿比古11月7日生日快乐

祝你生日快乐

祝你生日快乐

祝你快日快乐

祝你生日快乐

    耶 ~~~     

(っ′ω`c) 今年给你的简单粗暴的生日礼物生日歌。

秋山生日那会忘记了,你生日这会记住了但是依然没有礼物因为我今天没有灵光一闪。(つω`)

但是等我有了一定给你补补补放心吧!(

7是我最喜欢的数字我觉得我可以改名就七七惹 (,,• ₃ •,,)

11月7生日快乐猿比古呜呜呜我是真爱你(*/ω\*)


(っ′ω`c)  

【太千】盛夏不完结

 当太阳炙烤着大地,每个人都想躲着热辣辣的阳光偷睡午觉时,邻里都知道,绫濑千早的家一定是这附近最吵闹的地方。

不管春不管秋,甚至是不管盛夏严冬,歌牌的音乐似乎永无止息。

但是今天竟意外的安静下来,蝉鸣鸟叫的声音取代了歌牌,代表了夏天,这个炎热的季节。

千早静静地躺在房间的地板上,听着蝉叫,脑子里想的依然是歌牌,只不过不再是单纯地想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的歌牌发挥更大的作用,而是细细地想着在部室里跟太一,一局又一局地对抗着。

最近,已经很少见到太一玩歌牌了。虽然已经开始放暑假,但是总觉得太一的热情在慢慢减弱。放假前他还是每天都会到部室,只是慢慢从参加比赛退到了帮忙念唱。

“太一,已...

1 / 10

© 丶九十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