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让我看见——4

【伏见先生,这个,报告。】

一份报告放在桌上,伏见头也没抬,低低应了一句便继续忙着手里的工作。

秋山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。

那天之后没有再遇见,休假完回来伏见的第一句话竟然只是轻轻的一个嗯。

明明已经什么都猜到,却不再继续追问。虽然知道伏见本来就是个对什么都不太感兴趣的人,可是那天在自己家里,秋山是清清楚楚地看见了他眼里的得意。可是为什么,又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?

【那个,伏见先生,衣服,忘记带来了。】秋山试探性的问了问,其实衣服在自己的办公桌底下好好地放着。

【嗯?啊,那个啊。】终于停下打字的手,伏见仰头看着秋山,【嗯...下班之后去你那拿吧?】

【诶?】秋山怔住。

【不方便吗?】嘴角明显的笑意,伏见装作无害的问了句。

轻轻蹙眉,【啊不会不会,怎么会不便呢。】被盯得很不自在,秋山不自觉退了一小步,【伏见先生要是觉得麻烦的话,我送过来也是可以的。】

【不麻烦。】感觉到了拒绝的味道,伏见却视而不见,简单回答了句便再次投入工作。

 回到自己的办公桌,秋山低头揉了揉太阳穴。啊,很烦躁。

【秋山,不舒服吗?】恰巧道明寺经过,站在他身旁,靠的很近。

【诶?】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,随即露出笑容,【没有啊,在想报告的事而已啦。道明寺,刚去室长办公室了?】

【呜哇,是啊。】报告被扔在桌上,【室长好烦啊,说我的报告不行,我都改了三次了啊。】

【啊哈哈,道明寺你也稍微用点心啊。】笑着拿起道明寺的报告,认真的看了起来。

【秋山你帮我改吧?】窃笑着,【你帮我改的话室长那里一定能过的!】道明寺死死赖在秋山身上,右手揽着他的肩膀。

【诶?不太好吧。自己的工作给我好好做啊!】秋山推着黏在自己身上的人,最后还是百般无奈的接过了这份工作。

【只准一次啊!不然我报告给室长你就完蛋了。】秋山假装生气的说道,眼睛不经意的瞥到伏见的位置。

四目相对,秋山整个人都僵硬了。

【啊哈哈!我就知道秋山你最好人了!晚上请你吃饭!】道明寺没有注意到秋山的异样,大力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。

【哇。】秋山回过神,揉了揉肩膀,【不用啦,晚上我有约啦。】因为还要跟伏见一起回去,秋山只好拒绝道。

【这样啊,那好吧,下次补回来!谢谢了哦秋山!】道明寺离开后,秋山盯着手里的报告,感觉寒意从背脊往上升。

只是一瞥,他又看见了眼里噙笑的伏见。

再次望过去,已不见那人的身影。秋山用力按了按太阳穴,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手里的报告上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4 )

© 丶九十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