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让我看见——12

阳光透过窗帘照亮房间时,伏见被终端吵醒。摸索着关掉闹钟,睁开眼好一会才找回焦距。

看了一眼终端,将近八点半了,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。

每次都要在闹钟响过好几次后才能醒过来,不过还好,自己随意惯了,梳洗过后就能直接出门,也不耗多长时间。

烦闷的从床上爬起来,陌生的床陌生的房间,充斥着陌生的味道。或许是长时间的空房间,气味并不好闻。

推开房门走出去,客厅洒了一地的阳光,秋山似乎已经出门了。也是,每次去到S4他总是最早的一个。

一个人慢悠悠的梳洗着,观察着这个家的构造。

没有多少复杂的东西,似乎已经一个人生活很久了。家具看起来不多,刚好填满房子却也不显得拥挤。跟现在自己家里比起来要更像家一点。

浴室里可以明显看出有了变化,因为多了昨天自己刚买的牙刷和毛巾。毛巾挂在一起,牙刷也被放在口杯里跟秋山的并排。

伏见并没有多做留意,只是自然的用着自己的东西,自然的准备好出门。

秋山家离S4要近些,看来以后能更晚一些起床了。伏见走着一条并不熟悉的路,悠哉的赴往工作室。

【伏见,今天有几个地方要巡逻,你就别在办公室停留太久了。】一来到就被副长派了任务,伏见淡淡的应了声。

【还有,今天巡逻完你就早点回去吧,最近你的工作量太大了,要适当的休息。】副长虽然严厉,但是个通情达理的人。她知道前段时间伏见发生了一些事,虽然批评了,但也能理解他。

【知道了,谢谢副长关心。】伏见嘴里应着,手里却忙着整理各种东西。

淡岛叹了口气,有这么能干的部下是好事,但自己常常会担心他怕他体力透支,而偏偏这个人一点都不在乎,自己也奈何不了他。

【我让道明寺跟你去,你出发的时候叫上他。】一方面是为了替他分担一些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他出现暴走行为。只要一碰上吠舞羅的那个人,他就没有办法冷静。

【是。】也没有理会副长的别有用心,反正该来的总回来,时间问题罢了。

斜对面的秋山从副长进来找伏见后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也不知道为什么做出了偷听的行为。可是明明整个办公室都能听见他们的对话,自己就偏偏有些心虚。

听到副长叫道明寺跟他一起出去,也清楚她的目的是什么,秋山心里有点不是滋味。

没有多想,上头的任务派下来,自己也投入到忙碌中。

工作多的日子很难熬,总是等到了下班时间,大家的抱怨声此起彼伏。

抬头看了一眼伏见的位置,下午开始他就出去巡逻了,也没有回来过,或许是一个人先回去了吧,副长也允许了。

随便收拾好东西,秋山在回家前去了一趟超市。一边想着伏见应该挑食的吧,一边选了些营养成分较高的菜。

提着购物袋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,秋山看见伏见坐着自己家门口,手肘撑着膝盖埋着头,另一条长腿平放在地上。

【伏见先生?】看着没有动的人,秋山疑惑的唤他,走了过去。

闻言抬头,一丝不耐烦出现在伏见眼里,【慢死了。】

埋怨声响起,秋山不解的问,【你在这里等很久了吗?钥匙呢?】

【什么钥匙。】不爽的站起来,伏见盯着他提的东西,一堆蔬菜,眉毛蹙起。

【我放在桌子上了啊,没看见吗?】秋山打开门,让伏见进去后才跟着进门。

把东西在厨房里搁下,秋山走到饭桌旁。没有动过的早餐,面包已经发硬了。旁边一串钥匙下压着一张纸条。

「我先出门了。冰箱里有牛奶,热一下再喝。钥匙在这里,出门记得锁好门。」

那是他早上出门前留的,他什么都没看到?早餐也没吃?

【没吃早饭?】端着一小碟面包,秋山拧着眉质问着已经躺在沙发上的人。

【没。】简单的一个字挑起了秋山的不满,咬牙问道,【你平时吃些什么?】

【不喜欢吃早餐。】伏见无所谓的回答着。

【很好。】一丝怒火上窜,秋山越来越容易受影响了,他生气的瞪着伏见,【以后,由不得你不喜欢。】

【啧。】看着突然发怒的人伏见烦躁的看了他一眼,【我为什么要听你的。】

【因为这是我家。】说完转身走进厨房,把手里的面包都倒进了垃圾桶。

【啧。】伏见在沙发上翻了一个身,脑袋有些昏沉。

早餐不吃,工作时间长量又大,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。胃痛恐怕已经很久了,这么下去再小的问题都要变成大了。

秋山烦躁的整理着刚买回来的东西,手脚麻利的开始准备晚饭。

自己过得虽然也不是特别有序,但至少该准备的还是会准备。既然伏见都住进来了,没有理由不去管他,就当自己老好人病又犯了,秋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这么缺乏自觉的一个人,看来以后省不了心了。

不明的情愫没有被察觉,秋山做着自己的事,一边替伏见计划着以后的作息。

 

评论
热度 ( 30 )

© 丶九十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