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让我看见——17

秋山,与其说不讨厌他,不如说很适应他。

如果当初不是发现了他冷漠的一面,自己也不可能会跟他有过多的交集吧。人前被人信任被人尊敬的秋山,在自己眼里却过分的亲和了。

做什么都想的很周到,很会替别人着想,有求必应。怎么想都是个麻烦的人。

身体浸在水里,头靠在浴缸边缘仰着,百般聊赖的泡着澡。

【别泡太久。】秋山的声音在门口响起,【晕了我也不会进来扶你。】

看,这样的秋山。

伏见没有理会,又在浴缸里赖了很久。门突然被打开。

啧,竟然睡着了。秋山在心里咂舌,眉头因为看见歪着头睡着的人而蹙起,非常烦躁。

头发还是湿漉漉的,秋山把手伸进浴缸试了试水温,不小心瞥见伏见赤裸的大腿。

什么都不敢想,秋山第一时间把目光移开,有些尴尬地看向别处。虽然说同样是男人,但是那随着水波摇曳着的修长的大腿却让他心跳莫名地快了几拍,有些心虚的看向伏见。

头歪向一边,闭合的眼皮偶尔跳闪着,似乎睡的不太好,也是,在这种地方,会睡着已经够奇怪了。

似乎没有这么近距离看过他。细腻的肌肤,似乎晒过太阳也依旧白皙。挺立的鼻子很精致,双唇微张着呼出气体,意外的小孩子气。秋山笑着伸手想触碰他,却在快要碰到的时候收回了手。

有些讶异自己的欲望,秋山也忍不住思考起自己亲吻他的动机。只是觉得那时候如果不这样做,这个人就会头也不回的离开,毫无留念的离开。自己也不清楚这样的想法从何而来,不清楚为什么会这么肯定一个吻就能让他犹豫。

不过还好,总算是带回来了。那时候这么严肃地质问了为什么出现在这里,还担心他会当真,会就这么走掉。

其实无所谓,来消磨时间也好,真的是来耍脾气也没有关系。这么久相处下来,也都差不多习惯了。脾气虽然不小,却也不是任性到难缠的地步。

两个人在家的性格都跟在工作时完全不同,少了很多原本该有的问题和可能出现的麻烦。

一个人生活了这么久,现在多了一个人让自己偶尔操心还不用担心被怪罪,不用顾忌自己的性情,什么样的情绪都能直接坦白,这种感觉也不错,比一个人的时候有意思多了。

平时盛气凌人的上司,被责备却也无可奈何,自己的心情也会莫名的跟着变化,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预想,但并不讨厌。所以才任由他呆在自己身边,任他为所欲为。

不可否认,秋山也是有私心的。刚开始以为只是单纯的,不想他想来就来说走就走。现在自己的欲望似乎要破笼而出,想要占有他,想要他只把情绪表现给自己,不想他一个人回去,否则,彼此都会变回一个人,各过各的生活,又变成了互相没有关系。

唯独不想这样,不想失去两个人都能用自己最真实的心情坦诚相对的感觉。

明明只有家人才见过最真实的自己,现在多了一个他,接受了不同面目的自己。

并不是感激的心情在作祟,若是被其他人发现了,被嫌弃了,秋山也不会在意太多,或许还会为不用再伪装而感到释怀。

对伏见,是不一样的。只是,哪里不一样,还不知道。

秋山有些烦躁,理不清的情绪萦绕在脑海,目光一直停在伏见睡着的脸庞上。

在他身边站了一会也不见他有醒来的迹象,秋山平复了心情,无奈的拿过毛巾,轻轻地往伏见头上擦去。

【唔...】伏见睁开双眼,有些被惊醒的恼怒。

【你要在这里睡着吗?】秋山不冷不淡的声音隔着毛巾传了过来,手里的动作却没停下。

【啧。】伏见不耐烦的把头靠过去任他擦拭着,完全没有要起来的意思。

默默地替他擦着,柔软的发丝跳跃着,抚过手背,像是心里被搔痒了一般。秋山拿开毛巾,用手揉了揉,已经擦的半干了。

重新露出来的脸上又有困乏的表情,秋山叹了口气。【起来。】

拿过浴巾准备递给他,伏见咂舌,捞起水里的毛巾挡住自己,站了起来。

露出水面的大腿呈现出来,赤露的身体有水珠不断掉落,让秋山呼吸顿了一下。【真是一点都不会害羞啊。】秋山调笑着说,直接把浴巾替他裹了上去。

【啧,出去。】不满的瞪了他一眼,从秋山手里拿过浴巾,侧过身围住下体。

【嗯,不用了。】秋山往后退了一步,靠在门上看着他,【我看着你,省的一会又睡过去了。】眼里的愉悦直接表现出来,伏见眉头紧锁,没有理会他。

走到洗手台拿风筒吹干头发,一时间浴室里只剩风筒的呼呼声,伏见闭着眼,随手揉着自己的头发。像只猫一样懒散着,发丝在脖子边来回甩着,伏见有些怕痒似的抚开。

秋山静静地看着,视线一直没有离开他的脸,眼神里柔软四溢。

留在这里就好,我会照顾你,所以,你只要想着我就好。

心里在说着,秋山走上前,拿过他手里的风筒,替他吹着,让他继续懒着。

只要片刻的宁静,跟这个人一起。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晃过,现在的秋山,对他来说,这样就好。

【别睡,还没好...】

【唔......】

评论
热度 ( 32 )

© 丶九十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