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让我看见——38

【你去哪里?】刚收拾完餐具,秋山习惯性地想窝在沙发陪伏见打打游戏或看看电视,走出来却发现那人正在门口提着脚穿鞋子。

【回去。】伏见抬头看了眼秋山后又专注着穿起鞋子,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。

秋山怔了一下,走到伏见面前,【回去?为什么?】心里突然像被堵住了一样,秋山皱起眉头。

伏见却疑惑起来,【回家,需要为什么吗?】跺了跺脚把鞋子踩好,再见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秋山拉住了手。

怒气陡然升起的秋山让伏见愣了愣,却是静静地看着他,似乎在等着理由。

【我说你啊,你真的当我这里是酒店,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?】并不是不允许他回家,自己还没有霸道到这种程度。但是这么一来,秋山不禁怀疑起两人的关系究竟是什么。

他以为他们已经是恋人了,并不是不能有自己的空间,但至少,不应该像现在这样随意的来去,没有一声交代。

【你在生什么气啊。】总算明白了秋山的情绪,伏见却依旧不解。【我只是回家,并不...】

【我说你啊。】被粗暴地打断,秋山加重了手里的力度,【什么都好,至少你应该先通知我一声吧?什么都没说,要不是被我看见了你是打算一个人走了就算了吗?】不知道为什么,感觉自己都变得幼稚了,秋山却没时间顾及太多。

这个人大概是自由惯了,想起什么的时候,一定是二话不说就行动的,并没有习惯也不需要向任何人汇报。可是即使知道这点,还是止不住生气。明明他们应该在一起了的,不是汇报,只是至少应该告知一下。

【不是,我会说的。】出门的时候会说一声,伏见是这么想的。确实,一直都是这么做的,从来没有必要告诉别人,所以这次也是这样。

【啧。】秋山烦躁地说道,【你回去干什么?而且已经是晚上了吧,你都多久没回去了,回去能住吗?】

【啊...】伏见突然醒悟般的表情让秋山深深叹了口气。

更可气的就是这样,只想着回去,根本完全没有考虑过回去还有一堆东西要清扫。大晚上的弄完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。什么都不跟自己商量,【明明一个人生活上总是乱七八糟,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。生活笨蛋!】

自暴自弃般甩开了伏见的手,秋山懊恼地回到厅里挨着沙发坐下。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,无奈伏见是这样一个笨蛋,又庆幸这个笨蛋需要着自己,他知道伏见不会走,因为他不可能愿意回去处理麻烦事。

咂了咂舌,意外地没有反驳秋山的话,伏见不满地弯腰脱起鞋来。秋山正扶着额头坐在沙发上,伏见赤脚踩着地板发出哒哒哒地声音,一步一步走到秋山面前。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秋山会生气。

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今晚自己竟然一点脾气都没有。在秋山面前站了一会也没见他抬头看自己,伏见啧了一声,【我去洗澡了。】

突然有了患得患失的感觉,秋山多少有些恐慌。平日里伏见似乎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下,并不是会去制约他什么,至少他做的任何事自己都能适应,都能把握。唯独今晚这样二话不说的离开,才让他想起伏见的本性,或者说根深蒂固的习性。

大概,是还没有被重视吧。这样的想法竟让他消沉起来,像个笨蛋一样,一晚上都没有再说一句多余的话。反而是伏见按捺不住了。

【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啊。】伏见瞪着秋山,后者抬眸看了他一眼,淡淡地说了句没什么后就躺在了床边,离伏见有着一小段距离。

所有的冷淡都被压抑的气氛凝结住,伏见扯过被子用力地盖在身上躺了下去,刻意地靠近了秋山,却没有碰到,连被子也没有分享。

两个人背对背躺了一会,终究是秋山妥协了。他翻身搂过伏见的腰,在他颈后叹了口气,钻进被窝。【你怎么这么幼稚。】无奈的语气让伏见暴怒起来。

【哈?你才幼稚吧?】他回头看着秋山,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,【一个人莫名其妙地发脾气,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。】伏见自己都没有发现,平时自己是绝对不会在意别人为什么而喜怒哀乐的,这时却因为秋山的不理会生起气来。

【你回去干什么?】秋山没有回答他,换上了严肃的表情。

愣了一下,伏见还是老实地回答道,【交房租。】看见秋山意外的表情,伏见解释道,【今天房东来电话了。】

【所以是只是回去交房租吗。】秋山叹了口气,哭笑不得地把头埋进伏见脖子,【但是为什么是晚上啊,一个人回去是要怎么办啊你这个笨蛋。二话不说就走,很火大啊。】 

无奈感深切地传达给了伏见,他蹙了蹙眉,没有顶嘴。 

 【明天去把房子退了,以后都在这里住了。】收紧手里的力度,秋山有些恶狠狠地说道,【不准拒绝,不然以后把你锁在家里。】 

闻言伏见毫不客气地挑眉反驳道,【你做得到吗?】 

秋山忍不住笑了出来,疲惫地在伏见肩窝蹭了蹭,【做得到,必须做到。】 

不知道究竟要如何才能让他知道自己是有多认真,秋山第一次觉得做大人真累啊,太顾及他的感受了,给他太多自由了。 

【伏见先生,你觉得,我们的关系是什么?】秋山幽幽地声音从耳后传来,伏见缩了缩脖子,没有回答。 

【上司跟下属是不会抱在一起的知道吗?不会接吻也不会上床的。】平静地说着赤裸裸的言语,秋山的话让伏见觉得脸上一热,却故作冷静。

一深一浅的叹气让伏见不屑地回头瞪了他一眼,有种被小看了的感觉,【我知道。】大概是真的知道,不满的情绪里还有不解,伏见坦白的语气让秋山怔住。

又气又好笑地在伏见腰间掐了一把,【真的?】实在不能说相信他,秋山万般无奈地抱着他闭上了眼睛。【那就稍微自觉一点,我们是恋人吧,否认也是没用的哦。】他想清楚地告诉伏见,两个人的关系已经不一样了。不想再留时间让他慢慢了解,迫不及待地,只能由自己亲口说出。

伏见闷不做声,脸上的温热慢慢爬上了耳朵,以为秋山睡着了的时候却被含住了耳垂,惊讶地回头看向秋山。

【呵,意外的脸皮薄呢。】一副戏谑的表情让伏见从秋山怀里挣脱了出来,一个人扯着被子挪到床的边缘,用恶劣的语气骂道,【你很烦啊,谁跟你是恋人啊,别自作多情了白痴!】

秋山丝毫不给面子的笑了起来,如果这个人再坦率一点,自己就不用这么忍耐了吧。秋山无视伏见的反抗,再次靠了过去,不等他说些什么就用亲吻堵住了他的唇舌。

半推半就地顺从了秋山,秋山也体贴地没有再逞口舌之快,一个吻就安抚了几欲抓狂的人。有时候伏见总会不自知地就让秋山束手无策,但有时候,事情却很简单。

【睡吧,明天我陪你搬家。】已经过去很久了,从你以不同的身份出现开始,所以,不会再给你任何忽视彼此的机会。

 

评论 ( 2 )
热度 ( 42 )

© 丶九十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