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秋伏】The Early Winter

秋山山生日快乐——!!给你送伏见来啦ヽ(・∀・)メ

借你一天明天要还给我哦(滚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伏见先生有个坏习惯,总喜欢在别人工作的时候去打扰去捣乱。

就像现在,手头的工作还差尾巴就能结束了,只是十分钟的事情,却因为背上多了一个人而无法进行下去。

【伏见先生,一下就好,马上就做完了。】秋山好声好气地恳求着,只见伏见一句话也不说,双手搭在秋山肩上,胸膛完全贴着秋山背,嘴角的笑容没有消失过,一副得逞的表情让秋山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他把手伸到伏见脑后按住他,侧过脸吻上他的双唇。秋山知道他喜欢接吻。

伏见没有拒绝,反而贴的更近了,双手圈住秋山的脖子,享受着秋山轻柔至极的亲吻。然后发出笑声。

伏见先生的坏习惯,在有所需求的时候会变本加厉。

【然后,究竟是想做些什么?】秋山放开他,因为伏见的笑变得更加郁闷。工作是不可能的了,只好任伏见像橡皮糖一样黏在自己身上。

【酒吧。】还差一个月才过生日,但是他显然等不了这一个月。至于为什么这么想去,他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,【每次你都自己去。】

并不是自己想抛下伏见自己去享乐,只是多年以来已经养成了喝酒的习惯,更甚,烟瘾还不小。但很少会在家里抽烟,经常是自己走到外面去,抽完烟才回来。伏见说他不讨厌,不用这么顾忌也可以。但是秋山这个人,你知道他固执得很。

秋山叹了口气,伸手把伏见从后面拉到前头,把他禁锢在自己和书桌之间。【伏见先生,还有一个月。】大概是自己的原因,才让他这么迫切地想要跟着自己去那个还不能踏足的世界,秋山有些苦恼地看着他。

伏见的笑容消失了,像是在认真思考着,然后假装随意地说着,【那我自己去。】

意料之中看见秋山瞬间垮掉的表情,伏见的眉角隐藏着得意,继而甩开秋山的手作势离开。然后被秋山拽住,拉回自己怀抱。秋山揉了揉自己皱起的眉心,艰难地说着,【好吧,一次的话...】

伏见的表情像雨过天晴般,狡猾地笑着,却笑得灿烂。秋山微微恼怒地把他推到床上,【伏见先生,你差不多该成熟一点了?】好看的眉毛轻轻蹙了起来,有着无奈和不甘。

伏见歪头一笑,【还有一个月?】

秋山噗地一声笑了出来,【这种时候耍嘴皮子吗?】咬着伏见的下唇,秋山捏紧他的下巴,【无所谓啊,伏见先生这样就好。】没错,这样就好。虽然总让自己很苦恼,但是这样的他很可爱。

尽管生气,还是任由他得逞后头也不回地离开房间,秋山得以继续手头的工作。他不能留下伏见,因为诡计多端的他,很难说不会再回来缠着自己。

秋山无奈地摇摇头笑了笑,任性,任性,非常任性。会故意捉弄自己,会不顾一切得到自己所要的东西。但是很喜欢自己,单凭这一点,秋山一开始就输的一塌糊涂。

 

酒吧内的音乐震耳欲聋,秋山看见伏见微微皱起的眉头,眼里却是隐藏不住的兴奋。他笑着走在伏见旁边,牵起他的手握在掌心,传递了一些温暖给他。快入冬了,他的手常常冰凉。

秋山找了平时常去的比较安静的角落,他从来不会参与酒吧内的任何热闹,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喝几杯,看着舞台上的疯狂,他内心极为平静。可这一回带着伏见进来,却有了一种莫名的紧张感。

昏暗的光线,吵杂的音乐,浑浊的空气,他其实很不愿意让伏见来到这种地方,似乎与他一点都不适合。更多的,秋山觉得伏见在家是最自在的,自己也觉得看着舒心。偏偏再也不能无视他的要求,秋山快步走到角落,没有给伏见太多时间观察,也避免了他人经意或不经意地触碰。

伏见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场合,劲辣的舞和浓重的酒味,他只是在思考,秋山是否是其中一员。一个人来的时候,又在做些什么。

把伏见安置在角落,秋山坐在稍微外一点,挡住了所有接近的可能性,像张开了翅膀,只为守住怀里藏好的人。伏见靠着墙看着秋山,勾了勾唇,似乎明白秋山的行为。

调酒师适时走了过来,体面的穿着与着嘈杂混乱的酒吧有着很大的反差,看起来却极为顺眼。他朝秋山打了声招呼,显然已经是熟人,不需要多说就已经知道秋山的口味。

【这位是?要点什么?】他倾前身体,看了一眼秋山后便询问。

【果...】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,伏见的脚蛮横地踩在秋山脚上,秋山蹙眉,然后妥协,【低度朗姆。】

调酒师了然地笑了笑,转身去准备酒水。

【只能一杯。】秋山靠近伏见在他耳边说道,【一滴都不能多。】眼里的不退让让人不得忽视。然后仰后身体,用手肘撑住吧台。动作娴熟到不行,也许是在这样环境的衬托下,比起平日的温和,多了一股邪气,和另类的成熟。

大概这个人会被搭讪吧,伏见这么想着。

他无所谓地耸耸肩,今晚已经达到目的了。伏见把脚抬起来架在秋山的大腿上,这是他的习惯动作,在家里看电视的时候会这样,看书的时候也会这样,只要秋山在身边,似乎这样才舒服。秋山笑了笑,这种地方不需要顾忌也罢。

但是对伏见来说却还有另一层意味,在这种地方,他似乎无法忍住想宣布秋山所有权的欲望。如果今天有人来搭讪的话,估计他会毫不犹豫做出回应。

虽然是初来乍到,伏见却没有表现出太多惊讶的表情,若不是点点零星的兴奋眼神,秋山都要怀疑他是否已经来过熟悉了。

调酒师再次走回来,先把一个杯垫放在秋山面前,替伏见上了高脚杯,浅绿色的朗姆,加了冰块。秋山的是浅金色液体,压在杯垫上,一个杯子酒只占了三分之一。点头示意了一下便绅士地离开了。

伏见看了看两个杯子,秋山便回答,【我的是烈酒。】

他拿过自己的杯子,闻了闻有淡淡的酸涩味道。【果汁?】他怀疑地看了眼秋山。

秋山好笑地拿起杯子跟伏见轻轻碰了碰,小酌一口。【希望你不会喝果汁喝醉。】眼里有着愉悦。他帮伏见点的是带有点果味酸涩的低度朗姆。

在这种环境下说话有些困难,两个人默契地改用肢体语言。

酒精终究是酒精,辛辣的感觉一瞬间传遍口腔,伏见没忍住皱眉,随后却觉得有些回味。看着秋山笑着询问地眼神,伏见挑眉挑衅着,又灌了一口。

秋山无奈地小口喝着自己的酒,企图传递让伏见像自己一样慢慢来的信息。一口刚进嘴,还没来得及咽下就看见伏见靠了过来,几乎用蛮力撬开自己的唇,掠夺着不属于他的酒精。

只是一瞬,伏见就被呛得咳嗽起来。随意擦了擦流出嘴角的酒,秋山赶紧替他轻拍着背,责备道,【不要乱来,这不是你能喝的东西。】

缓过来后伏见却得意地看向秋山,方才没有喝下的烈酒已经流到了下巴处。秋山眸色一深,伸手抹掉伏见嘴角的液体,带着些狠劲吻了上去。攻城略地般地侵袭着,酒精带来的辛辣和酥麻感让伏见忍不住轻轻颤栗,秋山顺势咬磨着他的舌头,烈酒已经融化在彼此的口中,温度逐渐上升。

【脸在发烫。】秋山摩挲着伏见的脸颊,酒精对伏见来说始终还太早,只是几口下腹就已经能够有所反应。

伏见不甘地拍开秋山的手,有些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同样发烫地双唇,举起冰凉的杯子喝下冰凉的液体。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握在秋山手里,已经足够温暖。

【好了。】替他拿掉只剩冰块的杯子,也不再让他触碰自己的酒杯。

伏见只觉得脸颊和腹部是滚烫的,看着优雅地喝酒的秋山,像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。行为举止都跟平时不同,成熟而稳重,是个可以依靠和可以撒娇的完美对象吧。伏见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有些困倦地趴在吧台上,眼神有些散,却没有离开过秋山。意识还是清醒地,就是四肢有些发麻,酒精仿佛正从腹部散发到各个部位,整个身体都像醉了一般没有力气。

五彩的灯光偶尔照射到伏见身上,全场都在欢呼的酒吧内伏见却懒洋洋地趴在吧台休息。秋山笑了笑,也不着急,反而一口一口地品尝着自己的酒。酒精会慢慢散热,过一会儿再走会更好。

【秋山。】声音小若蚊虫,秋山还是敏感地捕捉到了。【你喜欢我。】

他说的是「你喜欢我」,如此肯定的语气让秋山连同眉眼都快乐起来。他揉了揉伏见的脑袋,肯定道,【我喜欢你。】

伏见对秋山的感情很多时候看起来像是在嘲笑对方一般,秋山却从来不这么认为。他能够感受到伏见对自己百分之百地依赖和渴望,即使总是像在开玩笑,秋山能够捉住他想要说的所有真心。他只是不善于表达。

伏见喜欢他,很喜欢,他也从来没有吝啬自己对他的宠溺。少有正经严肃的时候,两个人的相处极其融洽。因为他就是这样随性的人,所以秋山从来不逼着他长大。在工作的时候已经很认真了,所以在自己面前稍微放松一点也不过分。

【我喜欢你。】伏见带着醉意说着,嘴角有一点点弧度,眼睛闭了起来。【快点。】他在催促着回家,即使很困乏,伏见还是没有让自己失去意识。

【我知道。】不知道是在回答前者还是后者,秋山温柔地扶他起来,让他靠在自己怀里,然后喝掉最后一口酒。【回去了。】

刚碰上秋山的身体,伏见就跟瘫软了似的黏了上去。双手攀上秋山的肩膀,灼热的呼吸喷洒在秋山脸上,带着醉人的气息,和含糊的呢喃。

【已经醉了吗?】秋山调笑道,【果汁都应付不来还逞能?】托住不停往下滑的身体,秋山无奈地亲吻着他,【再不起来就扔下你了哦。】

伏见张嘴咬了他一口,狡黠一笑,【骗你的。】突然站直身体却有些摇晃,在秋山的搀扶下才勉强看清地面。

【小鬼。】秋山干脆地把伏见按在墙角,让他依着墙撑住身体,【还是等一下再走吧。】

 手指扣着手指,掌心贴着掌心。秋山用灵巧的舌头撬开伏见的牙齿,捕捉到柔软的舌头后便发起了攻势。背后就是墙壁,伏见已经没有地方可退,被迫微微仰起头,酒精的作用让他的动作变得迟缓,艰难地吞咽着津液,迎合着秋山。

微微睁开眼就看见秋山正用暗如深井的眸子,背着光伏见看不清他的表情,唯独这双眼睛始终锁定着自己。上颚被一下一下的舔着,伏见发出细细地声音,仿佛连呼吸都无法顺畅。

【秋山...】有些挣扎地躲开了他,伏见气喘地趴在秋山肩上。身体越来越沉重。【回去了。】

【好。】吻了一下伏见的左耳,秋山扶起他拍拍脸颊,拉起他的手往外走去。虽然不赞同伏见过早接触酒精,但是今天却让秋山觉得倒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。秋山悄悄勾起唇,握紧伏见的手,避开人群走了出去。

外头的空气明显清凉很多,因为突然来袭冷空气伏见忍不住抖了一下,清醒了很多。秋山替他竖起外套的领子,把脖子都藏了起来。【走吧。】 

再过一个月,如果伏见还想要尝试的话,秋山会选择留在家里陪他。这么可爱和无防备的样子,秋山实在不愿意有太多人一起分享。 

【回去做也没关系哦。】明明已经无法分辨方向了,伏见却逞能般挑衅着眼前的大人,而偏偏,秋山一点也不想装成熟。 

【啊是啊,正有此意呢。】然后他又看见伏见得逞的表情,像个孩子一样天真。

 

 

FIN。

 

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把伏见给弄醉了原谅我但是我不会改的(。

 

 

评论 ( 9 )
热度 ( 35 )
  1. 黑松露巧克力丶九十九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丶九十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