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米的距离

完全没有想象过的转角相遇。

秋山紧急刹住脚步,长期的训练让他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身体,但手里的购物袋却因为惯性作用向前冲去。购物袋砰地一声撞到前面人的腿上,秋山赶忙后退一步,刚要开口道歉就定住了身体。

“伏见先生?”深色围巾几乎把半边脸都挡了起来,秋山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上司。“您...怎么在这里?”

伏见后知后觉地抬了抬头,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刚才转弯是差点撞到人。“秋山先生……”

“诶?”突然用起了敬语让秋山有点惊讶,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,“啊、伏见…先生……怎么会在这里?散步吗?”说完自己都觉得奇怪,附近都是住宅区,而且伏见也不像是会散步的人。

“不是,我出来买点东西。”伏见缩了缩脖子。“肚子有点饿了。”

仿佛因为饥饿让伏见没有了平日的干劲,虽然工作时也总是嫌弃的表情,却还是有精神的。被感染了一般,秋山笑了笑,抬起手里的购物袋。

“我也刚购物回来准备回去做饭,伏见先生不介意的话,来我家坐坐怎么样?”

“我不吃蔬菜。”伏见摇了摇头,才低头看了眼秋山的购物袋,并没有看见想象中绿色的蔬菜。

秋山轻轻地笑了出声,“很可惜,今天没有买到蔬菜。走吧?”

迟疑了一会,伏见转身跟着秋山往回走。本来只打算出来买个杯面的,天气太冷了,不愿意自己动手。

“话说回来,伏见先生怎么会在这附近?”

“我住这边。”跟着秋山走上楼,附近的住宅区不少,格调也相仿。伏见边走边四处看,发现并不是自己住的那栋。

“诶?住这附近吗?”突然停下的脚步让后头的伏见硬生生撞了上去,秋山却在慌忙中想着,啊,结果还是撞到了。

“不要突然停下来啊。”伏见抬头瞪了他一眼,从口袋里伸出手推了推有些歪的眼镜。

“啊,抱歉。”秋山转身继续走着,脑海里想着伏见所说的住在这边,终是问出了口。“伏见先生住在哪里?”

“不知道。”这么随便的回答完,已经走到了秋山的家门口。门牌号是207,他想起自己的是217。

“不知道啊……”不知道是不愿意回答还是真的不清楚,秋山无奈地回应着,从口袋里掏出终端放在感应处,嗒的一声门打开了。

很简单的格调,果然这边房子的装饰都相差无几。在玄关脱了鞋后,伏见毫不迟疑地跨步走进去,左转,客厅,右转,厨房。饭桌在靠近厨房的一边。跟自己的几乎一模一样。

“伏见先生,穿一下鞋子比较好哦。”从鞋柜里找出自己的室内拖鞋,秋山提着鞋子走到客厅,看着往窗外看的伏见。“怎么了?”

“啊,在那里。”伏见突然出声,伸手指了指窗外。秋山闻声靠过来,看向伏见指的另一栋公寓。“217。”

“诶?伏见先生住那里吗?这么近居然现在才知道呢。”秋山意外地看着伏见房间的窗户,紧紧闭着,窗帘却没有拉上。房内能看见客厅的沙发和茶几,除了两个抱枕就再也没有其他摆设。

只是两栋楼房之间的距离,短短几米,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“伏见先生什么时候开始住在这的?”秋山弯下腰把拖鞋放在伏见脚边,那双还穿着白色袜子的脚正踩在冰冷的地板上。“穿上。”

闻声低头,踏进比自己的脚要稍微大一点的鞋子里。“三个月前。”

秋山淡淡地说了声是吗,便走向厨房。“您看会电视什么的吧,我准备一下,很快就可以吃了。早上没吃吗?”

过了一会才听见伏见嗯了一声,秋山在厨房开起了火,两分钟后端来一杯热牛奶。“先填填肚子。”发现伏见没有脱下围巾和外套,半边脸还是藏在围巾里。“很冷吗?”伸手拿过桌上的遥控器,把暖气温度调高了些。

“...谢谢。”接过杯子才把脸露了出来,吹了吹冒着烟的牛奶,水蒸气瞬间遮盖了眼镜,眼前白茫茫一片。

看着一点戾气都没有的上司,秋山忍不住笑了出来,“慢慢喝。”

今天出门的时间晚了些,新鲜的蔬菜所剩无几,便打算回来随便弄点吃的就好。可是不知道上司的口味如何,好在家里还有材料,秋山着手弄起了最普通的咖喱饭。

在厨房里忙了将近半个小时才终于做好饭,走到餐桌前摆碗筷时,秋山眼尖地看见伏见正坐在沙发上垂着头,似乎睡着了。电视没开,围巾和外套也依旧没有脱下来,脑袋轻微的晃动着,睡得不沉。

秋山有点为难地看着伏见,不知道应该叫醒他还是让他继续这样睡着,可是想来想去两个都不好,他犹豫着走了过去。

杯子里的牛奶喝完了,伏见曲着腿坐在沙发上,下巴抵着自己的膝盖。隔着眼镜能看见伏见眼下淡淡的黑眼圈,熬夜了吧?想了很久决定让他再睡一会,秋山进房拿出毯子,手才刚碰到他的肩膀想让他躺下,伏见就受惊般挣扎着醒过来。

“抱歉,吓到你了吗?”伏见条件性的抗拒让秋山吓了一跳,却也隐隐担忧着。他不是在战场,身边也不是陌生的事物,或许有那么一点陌生,但是这种反应,明显地透露出了伏见毫无安全感。

伏见不耐烦地咂舌,掩饰着自己不经意间表现出来的慌张。他扭开头躲避着秋山关切的目光,“没事。”

秋山有点沉默地看着他,让伏见越发焦躁起来。“啧,干什么。”他冷冷地瞪了一眼秋山,即使不在工作室也没关系,伏见已经习惯这样对待人,不管是不是比自己年长的人。

秋山悄悄叹了口气,“吃饭吧?”一瞬间对伏见有了不再是上司的感觉,终究只是十九岁的少年。习惯用言行伪装的模样,原来不管是工作上还是工作外都还是一样的。

把毯子放在沙发的一角,秋山站起身,“还冷吗?把围巾拿掉吧?随便放就行了,然后过来吃饭。”秋山没有再注意着他,自己的关切大概只会让他厌烦,任性得可以。

咖喱和蛋花汤,虽不算丰富,但在这种寒冬,暖暖的汤和冒着热气的饭菜足够暖胃了。秋山盛好汤才看见伏见走过来,取下了围巾后白皙的脖子暴露出来。真是一点都不像男生该有的肤色呢,秋山笑了笑。

“过来吧,喝点汤。”似乎是第一次跟伏见单独吃饭,秋山看着伏见随意地坐在自己身边,两个人倒也没有尴尬的感觉。平时习惯了一个人,现在仿佛也只是多准备了一副碗筷那样自然。

“昨晚熬夜了吗?伏见先生在休假的吧?”秋山比伏见要早休一天,没有了自己在办公室帮忙,伏见的工作量大概会增加。但是这种时候出现只能说明伏见也休假了,在休假期间还工作的话真是够呛的。

“嗯,打了一下游戏。”伏见端起碗喝了口蛋花汤,鲜嫩的鸡蛋在口中滑过,稍一用力就融化了般。很久没有喝汤了。

“诶?”秋山震惊地看向伏见,熬夜打游戏?小学生吗?“伏见先生,有打游戏的爱好呢?”

咕噜咕噜喝完小半碗汤,真的觉得饿了,伏见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咖喱饭放进嘴里,然后摇摇头,“有时候会。”

轻轻地说了句是吗后就不再开口,秋山看着伏见吃得很满足,也就不再询问什么。瞥了一眼窗外发现竟然飘起了雪花。十二月的话,任何时候下雪也不奇怪呢。

“伏见先生,以后休假来我这边吃饭吧?反正我也是一个人。”看着伏见细瘦的手腕,秋山心想着他平时究竟吃些什么,又或者有没有好好吃过饭。

伏见摇头。不知道是意料之中还是意料之外,秋山勾了勾嘴角,并没有在意。

这个善于拒绝的人,只要再邀请多几次,相信就没有问题了吧。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信,秋山沉默地思考着,勺子偶尔触碰餐具的声音比平时多了几声,即使没有人说话,却也明显不再是一个人百般聊赖时的样子。

吃饱后拒绝了秋山借的雨伞,伏见慢慢踱步回去。秋山靠在窗前等候那个身影的,默数着两栋楼之间的距离。一步、两步、三步。

好一会才看见伏见出现在他自己的客厅内,外套和围巾都没有脱下,窝在沙发上玩着终端。这个人,在哪里都是这般无所谓的样子。

七米,同一层,同样的距离。此时拒人千里之外的年下上司,与自己也不过七米的距离。

大概只要自己走出一步,再走出一步,这短短的距离,也能拉近那个冰冷的心。就当作是冬天的缘故吧,秋山只是无法无视得不到温暖的人。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在写什么(。

太久没写文了总想写点什么,不然会觉得特别焦虑。

写的大概是还没有任何关系的秋伏,七米的距离,在这个寒冬会渐渐缩短。给伏见带来温暖的是秋山的热汤和营养饭菜。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啊MY秋山!

 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39 )

© 丶九十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