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让我看见——33

「抱歉,伏见先生,稍微喝多了点。你能过来一趟吗?」收到这样的信息时伏见「哈?」了一声,抱怨道,【开什么玩笑啊,是不是太得意了点啊。】把自己呼来唤去一点都没有作为下属的意识,伏见从沙发上爬起来,气恼地穿了鞋子出门。

其实并不担心秋山喝太多而回不来,他们这么多人出去喝醉一两个问题也不大。只是突然想看看秋山喝醉的模样,或许能看见他的糗样也说不定。伏见既因为麻烦的秋山不耐烦着,又因为可能的娱乐期待着。来到居酒屋见到一群穿着便服在打闹的下属们,只觉得脑袋一沉,想也不想就要离开。

被日高抓住手腕拖了进去,秋山看见伏见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,却客气地说道,【啊伏见先生,真温柔呢,来接我吗?】

看不出喝醉的样子,却散发出逼人的气味。伏见皱着眉走到秋山面前,【干什么。不是还好好的吗。】才知道原来以道明寺为首的一伙人在玩大冒险,要求输了的秋山叫伏见过来。

伏见的出现引来一阵惊讶,没有人以为秋山能够成功。他们对上司也不是一点都不了解的,拿区区喝多了这种事情来麻烦伏见,不被上司责骂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,没想到居然真的叫来了。

【真是意外啊。】道明寺有些摇晃地靠近伏见,【伏见先生,为什么秋山一叫你就来了啊?】已经有喝醉的迹象了,伏见退了一步远离他。

【别靠近我,一身酒味。】嫌弃地皱起了眉头,伏见瞪向秋山。【很大胆嘛你们,居然敢跟我开这种玩笑吗,明天都不想下班了吧?】

从秋山眼里并没有看到喝太多的样子,亲和的笑容更让伏见火大。他狠狠地切了一身依着秋山坐下。

【伏见先生,下班时间就不要讲工作了嘛,真过分啊...】道明寺抱怨了声也坐了下来,【再来一杯!】吆喝着和日高闹了起来。

【可乐,要.....】还没说完就被伏见狠狠的咂舌打断,秋山笑了出来,【抱歉,可能真的喝多了,不应该叫你过来的。】看了眼他身上的便服,秋山笑道,【已经洗澡了吗?这下糟了,回去会一身酒味的吧。】

【啧。】秋山身上的味道要比其他人淡一些,【你酒量很好吗?】有点怀疑地问。

【诶?嘛...一般吧,比伏见先生要好。】笑呵呵地说着完全不顾几乎要竖起毛发发怒的伏见,秋山揉了揉他的头,【别这么生气啊,一会就回去吧?】

【好亲热啊.....】不知何时日高跟道明寺竟并排出现在伏见面前,伏见被酒味熏得后退了一步,【秋山,为什么对着伏见先生都能这么淡定啊?】道明寺问道,【而且伏见先生也不生气的说...】

【对啊,伏见先生跟秋山是什么特别的关系吗?】日高盯着他们看了几眼,又拿起酒杯喝了起来。【伏见先生竟然会回应秋山的要求什么的,完全想不通啊,好可疑.....】

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起来,惹得大家都开始关注秋山伏见之间的秘密。

【嘛,因为我喜欢伏见先生啊。而且,他没有这么可怕哦,意外地孩子气呢。】秋山把手撑在桌子上托住自己的头,眯着眼笑看伏见抽出的眼角。

【白痴吗你们?】被围观的伏见险些失去了理性,他啧了一声用平常嘲笑的口气说道,【一群没用的家伙只会喝醉酒讲醉话。】

日高大笑起来,【秋山,伏见先生说你在讲醉话。我的话也很喜欢伏见先生啊,不是醉话哦。】

【嘛,不一样嘛。伏见先生还意外地挺依靠我的呢。】语气里有种自豪感,这时候伏见才开始怀疑秋山是不是已经喝醉了,总觉得说出来的话越来越让人不自在。

【诶——?是这样吗?】弁财也开始感兴趣起来,拉着五岛说,【确实伏见先生比较亲近秋山呢,怎么感觉好狡猾啊...】

【你们啊...】伏见不耐烦地站起来,【我才没有空听你们说醉话好吗,我要回去了。】示意挡在面前的一群人让路。道明寺却不依不挠地问着。

【伏见先生不接受秋山的告白吗?总感觉他是在告白啊。是不是啊秋山?】已经醉的眼神无法锁定目标了,道明寺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。

【哈?开什么玩笑。等他醉醒了我再考虑吧。】恼怒的跨过众人的腿脚,走到门口时却被秋山叫住。

【伏见先生,我没有喝醉哦。】秋山站起来跟了出去,脸上依旧是人见人爱的温和笑容,【不好好回应别人可是不好的习惯哦。】

【是啊是啊。】道明寺还大呼应和着,下一秒就被日高拎了起来。【不喝啦不喝啦,饱啦。】

看着又闹起来的一群人,【差不多该回去了。剩下了就交给你们了。】秋山叹了口气没有再追究,跟大家打了声招呼就跟着伏见先走了出去。

【好热呢。】秋山笑着跟上伏见的脚步,却被伏见瞪了一眼,没有理他。

【伏见先生,这样闭嘴不说话,稍微有点不适应啊。玩笑,开大了吗?】秋山低头看了看他,眼里却没有一点歉意。

【啧。会相信你我简直是白痴。】伏见自嘲道,【就应该让你醉死在外面啊,是吧?】抬头看向秋山,嘴角的笑容特别骄傲。

【嘛,如果你舍得的话。】秋山无所谓的耸耸肩,【不过,最后还不是来了?】

【啧。】被简单一句就堵得没话说,笑容瞬间垮掉,伏见气愤地骂道,【可恶的家伙,去死吧。】

【哈哈。】被骂的秋山反而笑了起来,【真的很孩子气啊你。】秋山伸手揉他的脑袋,笑容都收不起来。

【你很烦啊。】甩不开秋山的伏见只好臭着脸快步走了回家,身上确实沾了酒味,很不好受。闻多了头都有些发晕。

还没踏进浴室却发现秋山不知何时躺在了沙发上,手撑着脑袋似乎不太舒服。

以为他喝多了,伏见皱着眉走过去。【不舒服吗?】手里还拿着换洗的衣服,伏见显得有些笨拙,嫌麻烦又觉得不能放任不管,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醉酒的人。

把衣服扔在秋山旁边,进厨房倒了杯水出来放在桌上。【不能喝就不要喝这么多啊,白痴。】

【啊抱歉,稍微有点使不上力气。】秋山勉强地笑了笑,【躺一下就好。】酒量只能说一般,喝过总会有一段时间很疲惫,但是不严重的话躺一躺就能够恢复。

【那,你要先洗吗?我可以等一下。】伏见盯着没动的水杯,秋山只是闭着眼躺在沙发上。

闻言睁开眼睛,【所以说,使不上力气啊。】有些无奈地笑着,【笨蛋吗你。没关系的,你去洗吧。】

【啧。】转身就走,只是进了浴室没一会又走了出来。拿起水杯有些粗鲁地递到秋山面前,【呐,水。】

一直看着他莫名其妙的行为,秋山满足地笑着接过水杯。【谢谢。不用这么担心,我没这么弱。】

直到看着秋山抿了口水才移开视线,随后立马不耐烦地说着,【啧,麻烦的可是我这边,给我注意一点啊。】

秋山了然地看着他,嘴角的笑一直没有消失,盯得伏见有些心虚地说「我去洗澡。」,才终于闭上眼小憩了一会。

第一次喝完酒回来有人递杯水,有人嫌自己麻烦呢。秋山轻轻呵了一声,抬起手挡住刺眼的光线,脑袋渐渐昏沉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3 )

© 丶九十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